欢迎来到梁山传奇,梁山传奇官网,新开梁山传奇,梁山传奇1.76金币版!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玩家心得 > >

像笔者这样还没有反过神来的人突然只是被动

发表时间:2015-08-10 22:00 作者: 90版

朋友你还记的曾经在蜈蚣洞抢经验的日子吗?那可是一段传奇玩家摸不去的记忆,一只蜈蚣被杀死后收获了一百多点经验;如此砍怪升级过程中,你我也就这样一点一点的积累着经验;当我们看着自己的级别从18级到28级,从28级到38级,从几十万点经验到几百万点经验,从几百万点经验到数千万点经验,最后直至出现无限大的符号;我们在骂升级慢的同时,却沉醉在成长的快乐之中,这样的感觉由如青春的寂寞,同时也点燃着青春的躁动;曾经一个馒头引起过血案,一只蜈蚣也会引起世代仇怨,如果有人在你眼皮底下抢了你一只蜈蚣,头脑一发热你可能会摩拳擦掌大打出手,意犹未尽之时呼朋唤友,最后引发世界大战,结下永久性的门派恩怨时代的变迁让人爱上速成的昙花一现,人们不再热衷于时间的沉淀发出的厚重感,却迷恋上白驹过隙的一时华丽,没有过程的绚丽由如空中楼阁,让人感觉最多的只是土豪味充斥着空气中的角角落落。时代的车轮不由人的意志所转移,品味的多元化证明社会的进步,工作的繁闷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留给我们思考,就像现在有些书籍除了图片根本就找不出几个文字,快餐文化当然也会冲击着热血传奇。一声惊雷之后上线全民60级,把曾经蜈蚣洞的经典进行全盘否定,一刀下去杀死的蜈蚣只能换来鸭蛋型的经验。像笔者这样还没有反过神来的人突然只是被动的跑着各项任务,犹如在各大快餐店购卖着规定几分钟内就熟的炸鸡腿和薯条样,口感和味道确实不错,但却没有了劈柴生火做饭的生活气息,更没有米饭焦糊的心酸速成推手来自激素的力量,食用过量的激素会造成人过早发育,过早产生怨倦。本以为自己习惯了时代的变迁,谁知行会的朋友在频道中喊道:想升心法的朋友快来龙飞城地宫,这边的怪一只1100点心法。一直混龙域开阔地的我知道这1100点心法经验真的很高;可是心里有个疑问,就私下找会中朋友聊了一下,后来知道地宫的怪物并不难打,还没有什么限制,只不过自己等级低了点,穿着要小心些,不要太漂了,要不能会让某些人记在心里就难办,因为有时太过于漂亮的小号会成为某些人眼中的小白。在传奇这样玄幻武侠世界里,掠夺是那样的合理与合法;大家的生活需要发泄,内心需要激情。我明白了他所说的意思,就在NPC那购得一套很久没有穿过的幽灵战衣,作为下地干活的便装,然后就直接奔向神龙帝国的龙飞城,准备过一种原始的般劳作生活!来到龙飞城,找到广场老兵与其对话后,就被他送到地宫,眼前的环境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边场景由如僵尸洞或者是连接通道,怪物形状是神龙边境中的怪,穿的破衣烂衫,照样能把怪打死,而且不费蓝和血;有人干脆什么都不穿,光着膀子和穿个内裤就在洞中混心法。你会发现每一刀下去都有让人心动的回报,不管什么怪死后,消息屏上会显示你获得了1100点心法经验。我简单的估算了一下,按地宫的刷怪速度和自己41级心法总量,大概只要杀一万五千只怪就可升一级,按此类推只要每天打四小时,四五天就可升一级;这样的速度完全是我记忆中25级在蜈蚣练级的速度。里面的人来人往的抢怪,让人有种久违的快感,有时不敢相信,我一直问自己是不是在梦中穿越到二零零三年的蜈蚣洞!热闹的地宫,人们不断奔跑着寻着怪物,贪婪的引着群怪围攻,刷新较快的怪物群,基本能满足大家的需要。因此有人在内面一待就是一整天,美名曰闭关修炼,再次上演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K神,事实证明热血传奇并不缺少人气。当事物按自己熟悉的方面发展时又感到了陌生老瓶装新酒酝酿百年的味道,也许只有一个字可以解析,那就是爱!朋友们拾起我们的刀,快到龙飞城地宫中修炼我们的心法吧!你会重温经典,还会发现多元化的热血传奇中,也有你熟悉的口味

刚换装备准备下线睡觉,被几个以前同行会有过点头之交的人围攻.很无奈,也算正常,因为我现在所在的行会正是他们的敌对行会.这时,我看到雨夜袭北,雨夜灵魂在旁边不断打出“晕,不打” “不打她”虽然被别人P很不爽,但看到他们打出来的话还是特别窝心.跑回安全区准备下线了,雨夜灵魂跟在我后面来到安全区,对我说: “若兮,你没事吧.”我失笑,被P了几下而已能有什么事: “呵呵,没事呢,正常啦,这几天已经习惯啦.”“打你就不正常.”虽然我们已经不在一行会了,他们仍如此的护着我,那种心情又岂是感动两个字能概括?互道晚安之后,我退出传奇,关电脑.躺在床上许久睡不着.数了几千只绵羊仍毫无睡意,只听任思绪飞到那段在暴走的日子.一切好像近在眼前,却又似乎已经那么远.远得再也回不去了,许多暴走的朋友走了又回,回来了,又走了.暴走族是雨夜家族的行会,一年前由雨夜凶神,雨夜恶煞,雨夜快乐,雨夜战神,雨夜情人,雨夜葡萄,雨夜屠夫等人一起创立.当时创会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又何曾想到这些人除了雨夜情人今天都已相继离开传奇.在林小姐,我们为行会的名字绞尽脑汁,对这等事,我最为热衷,我提出的 “温馨小筑”“水月香榭”等名字都被他们笑笑地否决.什么嘛?这么温馨,又诗意的名字都不要,看你们要取个什么惊世骇俗的名字来.几乎是不约而同,他们打出了“暴走族”这个名字.我晕,哪有我取的名字好嘛.当我知道他们是因为34区的暴走族而相识,相知,我深深地为他们的友谊与默契感动着.我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通常与人PK都自己解决,打不过人家大不了免费回城或自个再来.可是很不巧,多次被同行会的朋友撞见,之后便是风风火火的行会战.记得有一次,在幻七,上百人的大型PK因我而起.最后我们胜利了,我看到外挂上显示密密麻麻的黄点,都是雨夜和沅江的朋友.旁边一个天魔武士对我说: “哎,这么大的战争只因为一个女人.”我当时不知道该为他这句话感到气愤还是应该偷着乐.气愤的是他有性别歧视,乐的是我有这么多的朋友.穷极无聊了,我在土城的大药店毒人PK玩,正好给来买药的雨夜恶煞撞见,以为人家欺负我,即冲上去就对那满身红绿毒的战士一烈火.那无辜的受害者打出了满头问号.恶煞说: “你欺负若兮,我就要打你.”此时,一种被人重视的感觉.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这种情况我不解释不行啦, “恶煞哥哥,谢谢你啊,是我在欺负他呢.”我是一个有一点矫情,一点自私的世俗女子,如有可以,我希望所有的温暖,阳光,爱都可以毫无顾忌的照单全收.我会计较着天师和幽灵战衣哪个更好看些.会计较着我的封号是不是很俗气.暴走族全部都统一了封号,我以为这是别人的没要求,当我向雨夜袭北提出改个好听的封号时,袭北马上应允.第二次上传奇,我发现行会公告里多了一条:本行会没单独封号.沅江若兮是本行会创始人,只有她一人,见谅.打装备对我来说实在是件堪比登天的难事,没想过能早早的穿上那种白色翅膀的新衣服.可我却是全区第一个穿新衣服的女道士.只因为这件衣是雨夜袭北捡的.记得几个月前我穿上这件衣服时,旁边围着一大堆雨夜的朋友,笑着,闹着,一会呼我“天使”,一会唤我“仙女”.那个高兴劲,好似穿新衣服的是他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发生在我们之间的小片断和他们的真诚令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动着.雨夜情人是给我带来最多快乐的人,对我是有求必应.雨夜战神是个特别热心的男孩,我要升勋章差对天戒,他便马上上小号拿天戒我,自己却是带着泰坦.雨夜颠子是个有点忧郁的小弟弟,话很少,见到我却总不忘叫我姐姐,且关心着我的近况.雨夜小流氓像个“管家婆”,总是担心我做生意会被骗或亏本.雨夜灵魂是个帅帅的大男孩,率真,和我很是投缘.上次写了我们区的十大美女,他特别期待我写十大帅哥,且千叮万嘱十大帅哥不能落下他,呵呵.雨夜袭北是我的偶像,一个很有人缘的帅哥,尤其欣赏他的以德报怨,待人真诚.还有雨夜恨神,雨夜空间,雨夜判官,雨夜道帅留香,南大风云笑,似水骄阳,雨夜狂风等都曾给我的传奇生活带来许多开心记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情怀却在倒退,虽然我现在已不在暴走族了,且入了你们的敌对行会.但我们仍会是最好的朋友.希望你们一切都好.好了,夜深了,就写到这里吧,还不睡明天上班恐怕要迟到了.

认识她,是另一个她引见的。当时的我正在蜈蚣洞打怪,身穿战神,手拿财决的我引了一堆怪在划半月。我正砍得起劲,突然有个身穿魔法长袍的女法师在我身边放了几把火,我只好眼争争地看着怪的惨叫声。我有点怒气,手中哪把裁决已经可以感觉到怒火,虽然说我不喜欢打女人,但是这样抢怪我怎么忍得住。于是我冲上前去硬是给了她一刀火,我感到惊讶,怎么她不去血。她到先说话,“哥哥,我组了你,我帮你打怪”,我看了她名字,叫帅气敷衍。于是我对她说,“哥哥我级数高,用不着你帮我”。衍到没生气,对我说:“其实我是想认识你,因为我还有妹妹是个小道士,想叫人带,我看中了你。”,我说:“是吗?我到不介意带带小号。” 于是衍带来了她妹妹,第一次见她,我可以感觉到她应该好害羞,因为她身穿着轻盔,手拿半月来到我身边的。轻轻地说了句话:“哥哥,带下我行吗?这里怪好历害,我打不动。”我看了下她名字,叫宝宝珊。一向大方的我说了句:“行,但你要注意自己的血,好容易挂。”珊她说她会小心的,衍对我说:“我把妹妹交给你了,我要去打装备了,祝练级快乐:” 于是我带着珊天南地北地在蜈蚣洞转,她到是好努力,看到我被怪围着,便拼命给我加血。我说:“你随便给我加下就行,我红带得多,你自己注意下自己,帮自己加就行。”但是她没有听我的,继续给我加,半冒出一句:“哥哥,武士跟道士组队,道士不加血,武士还会跟她组吗?”,我说:“我会组你的,以后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练级啊”,珊她恩了一句。 后来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了,感情就是这样来的。日了久了,我变成了身穿天魔的勇士了,而珊她也从身穿轻盔的小女孩变成了穿幽灵战衣的成熟女孩了。而我们变化这么大,都是两个人一起练起来的。眼看到兄弟们都娶了老婆,连我那最要好的兄弟瞌睡虫也娶了老婆,于是我也好想。我把宝宝珊约出来,说:“珊,其实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有句话好早就想对你说,但是我没有勇气。” 珊说:“哥哥,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珊她还是叫我哥哥,从她开始叫到现在。于是我内心澎湃,说:“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我真的好喜欢你。”原以为她会有好大反映,没想到她只有一个哦字出来。我内心有点痛,于是我默默地担着把裁决走了。我独自一人来到蜈蚣洞,提起刀砍蜈蚣,级数高的我根本不会去血。我的内心还是有点痛,这里曾经是我们经常一起升级的地方,现在却只有我一个人默默承受怪对我的厮咬,其实怪对我的厮咬根本没半点痛,痛的是我的心。 突然一个熟悉的治俞光环在我头上绕了几圈,对,是她,珊她来了。我没有说话,她先说了:“哥哥,对不起,刚才。。。”,我还是没有说话。于是她又说了句:“哥哥,你不理我了吗?”,我说:“我好喜欢你,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她没有回答,于是我又默默地拿着蜈蚣发火,蜈蚣应身而倒。我不知道她出什么问题了,为什么她不回答我?但我感觉她应该是喜欢我的,她回答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你,你不要问了,好吗?”看着她快哭泣的眼睛,我没有问了,我说:“我会等你,等你一辈子,”。 我最要好的瞌睡虫带了个穿圣战宝甲的女战士到我身边,说:“兄弟年纪也不小了,该为自己的事想想了,这个女孩子说好羡慕你,想嫁给你啊,你考虑下吧。”我提起裁决砍了瞌睡虫几刀,说:“兄弟,这种事就不要你管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的。”搞得瞌睡虫一脸的雾水。 一连几天,没有看到珊她的身影了,我只有一颗思念她的心。后来一个星期后,她终于来了,我看她依然是那么美,她直接找到我,说:“我们再去蜈蚣洞一次。”于是我们一起来到这个最熟悉的地方,我们站在一个角落,她招了一条狗,让狗挡住怪,说:“好了,不让怪吵着我们”我恩了一句,她又说:“哥哥,其实我也好喜欢你,但是不想给你带来痛苦,你还是忘了我吧。”我问她:“为什么这样说”。她说:“我也没办法,我爸妈知道我玩传奇了,他们叫我不要玩了,我们没机会在一起了。”我的眼里已经有点湿润了,我哽咽地说:“那你真的要丢下我一个人吗?”,她默然无语,过了一下子,她说:“我真的没办法,原谅我好吗?”,我心里充满了痛苦和无奈。紧接着她又说:“但我有时间就会上线看你啊。”我恩了一句。 于是我把兄弟瞌睡虫等人叫到婚姻殿堂,她也把她姐姐衍叫来了。衍还笑了我一句:“一开始把我妹妹交给你,没想到叫你照顾她一辈子,哈哈。”我跟珊终于结婚了,从此我的名字酷爱上方又加了几个字,宝宝珊的老公。而宝宝珊名字上也加了句,酷爱的老婆。 我深情地对她说了句:“老婆,我会永远爱你的。”她恩了一句,说:“我也是”。 从此,她好少上线了,只留下一个孤独的(宝宝珊的老公)酷爱。

相关文章:
本文网址:http://www.ca12315.com/wgxd/10.html 欢迎转载!